學習材料

對陜北公學畢業同學的臨別贈言

時間:2018-01-29 14:38:32 來源: 點擊:

(一九三八年三月三日)

同學們:

  陜公是全中國的一個縮影。同學們來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職業和不同的階層,但有著同一個傾向,即建立新中國的傾向。你們是進步分子,是創造新中國的分子。因此,陜公代表著全中國的統一戰線,是中國進步的一幅縮圖。從前有個黃埔(1),那里表現著一種朝氣,這種朝氣也就代表著一種傾向。黃埔和陜公一樣,同學是從各地方來的,又分布到各地方去。那時的黃埔是要打倒軍閥和帝國主義,它是那時中國進步的縮影。我們陜公的方向是要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建立新中國,這個方向我們要堅持下去。誰違反這個方向,誰就是違反陜公的宗旨,我們同學們應當互相幫助,互相監督。

  今天,敵人要進攻武漢、西安、長沙、南昌等地,中國將會受到免不了的困難,在這個困難面前,會有若干人動搖,這是很有可能的。同學們畢業出去,好像撒入河水里去一樣,可能有若干人會被潮水卷去,不過大多數人能夠戰勝潮水,朝著總的方向,達到預定的目的。走這個方向便須有堅定的意志和在艱難困苦的奮斗中不怕犧牲一切的精神。

  現在的情況與過去不同,世界上有三個統一戰線――國際的、中國的以及日本國內的――可以打倒日本帝國主義,這三個統一戰線互相配合起來,共同對著一個目標,我們相信一定會把情況變換,中國一定會往新的方向走。

  武漢來的一個同志說:“現在外面對于我們抗戰有一個公式,就是‘盧變(2)以來,中國一定會得到最后勝利的’。”這句話是對的,但是中間還差一段文章,這文章就是怎么樣取得勝利的問題。這問題是非常要緊的,我們應該答復,應該寫好這中間一段的文章。

  事情是不斷變化的,今天要把將來的事情統統描寫出來,是不可能的,這樣要求與空想社會主義差不多。憑空捏造的烏托邦,我們是不贊成的,科學地來看事情就不是如此。由舊中國到新中國,如何到法?具體的內容今天不能完全描寫出來,但其大的方向是可以指出的。中國革命的長期性,這是歷史變化過程所決定了的。根據半年來的經驗,可以講下面兩句話:“先敗后勝,轉弱為強。”這是我們長期抗戰的前途。半年來我們中國有著許多進步,抗日,國共合作,聯合蘇聯,開始有言論自由,軍隊里也開始有政治工作,這是過去所沒有的,是敵人侵略我們所決定的要走的路程的內容。這個路程是在什么軌道上走呢?我們回答說:“是在艱難困苦的軌道上。”武漢、西安這些地方如果失守了,則大塊地方在日本手里,小塊地方在我們手里,那末這樣就完結了嗎?不,決不會完結的。中國的地理條件與西班牙不同,西班牙國土太小,沒有多少地方可走,三十五計用完,三十六計就無可用,所以他們采用堅守馬德里的戰略;中國則不同,我們可以走,地方很多,日本帝國主義要占領全中國是非常困難的。中國的國土有十七八個法國那樣大,人口也有幾個法國那樣多,如果大部分中國土地被日本占領了(可能有此情況),我們還是有辦法,因為我們有兩個致敵人于死命的區域――內線與外線,這是兩個作戰的區域。內線便是云、貴、川、湘,大體上就是中央政府管轄的地方,外線便是日本所占領的大塊土地的前方。我們一定要努力爭取以國共兩黨合作為基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前途,改良政治軍事條件,創造新中國的軍隊,配合著飛機大炮,內外夾攻,這樣才能把鬼子趕出全中國。要達到此目的,會有許多困難發生,如武漢失守,就會出現動搖妥協與懷疑應否繼續抗戰的問題,前方后方都可能發生這樣的問題。那時,便須要有遠大眼光的政黨來判定時局的動向。

  我們現在來考察一下國民黨的歷史。國民黨歷史上經過許多次的失敗與成功,歷史是艱難曲折的。辛亥革命失敗,國民黨經過改組才有大革命的新局面;北伐的結果,國共分家,利益被封建勢力與帝國主義獲得了。我們認為國民黨走繼續抗戰的方向可能性要大些,因為投降是沒有出路的。共產黨方面無此問題,始終是堅決抗戰的,人民的大多數也是反對投降的。現在許多人回想起北伐時候的情形,期望國民黨、共產黨、人民三方面都主張抗戰到底。

  武漢失守――這種趨向是可能的。你們都要跑下“山”去,都有可能碰到這種情況。武漢一失守,局勢一定是很壞的,主和的人一定會出來的;然而克服這種困難是十分有把握的,除了我們國內堅持抗戰外,還要加上國際有利的條件。雖然德國公開地幫助日本,承認了“滿洲國”,不賣軍火給中國,英國內閣的態度也發生了變化,但是這只是時局的一面;而代表世界總方向的全世界人民,特別是蘇聯,會來鼓勵與援助中國的。蘇聯是一定會幫助中國的,總有一天蘇聯會是日本的直接對頭。美國也會干。這些都使我們相信,日本一定吞不下中國的。哪一年的“天狗”把月亮吞下去了?此其一。其二,即使吞下去也是吞不久的,這個判斷是建筑在對中國與國際條件的分析之上的。日本兵力不夠,它自己也不能長久支持下去。由此斷定,中國抗日的總的方向必然是勝利的。

  現在我們總的方針是保衛武漢,保衛西安,方法是準備撤退,但必須消耗敵人,爭取時間。為保衛武漢、保衛西安而戰,即使失敗,也不要緊。我們已經指明,從內線往外打,得到勝利也是可能的。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敵人占領的地方是大塊的,我們就可以在附近的小塊地方做起“文章”來,這就是要做出最后勝利結論前的中間一段文章,像華北全部,江浙皖一部,若武漢不守,有許多地方是可以做“文章”的。

  有個青年從長沙寫信來說:“中國必亡。設若武漢失掉,則大塊地方都完了,還有什么辦法?”我說,我們陜北公學同學出去一定有辦法,辦法就是畫“豆腐塊”,在大路附近畫“豆腐塊”。在“豆腐塊”邊上我們暫時沒有辦法,因為那是大路、大城市,被日本據有優勢武器的兵種占領著,這就是說,“中國不是亡國,而是亡路”。日本得到了城市、大路的速決戰,也就得到了鄉村、小路的持久戰。比方,陜北延安被占領了,我們就會在其他小塊,無數鄉村,無數小路打持久戰。城市速決戰日本可以取得勝利,鄉村持久戰是我們取得勝利。這次你們畢業后要分兩部分去工作,一部分在后方發展民運工作,另一部分要到“豆腐塊”里去。也許有人怕去畫“豆腐塊”,我們舉出聶榮臻(3)的例子,就會不怕了。聶榮臻在五臺山創造了一支二萬五千人的大隊伍(不脫離生產的還不算)。我們要把這個例子告訴全國被占領或將被占領的區域的人民,使他們看到抗日的辦法與出路。我們堅決反對被占領區域沒有辦法的說法,在這方面我們還可以講講十年內戰時期許許多多的經驗。

  陜公是有許多不能使人滿意的地方,我們不在乎像其他學校那樣照著書本一章一章地來上課,而在乎學習一種作風,一種方向。陜公的校長和教職員,他們都是從艱難困苦的斗爭中出來的,所以你們在陜公里可以學習到一個方向――政治方向,同時又可以學習到一種作風――工作作風。

  你們要到敵人占領的一切地方去工作。山西的“田”字形態勢,從幾條大路來講,敵人包圍了我們;反過來,我們占據了大路附近的許多“豆腐塊”,我們就包圍了敵人。從國際范圍看,日本雖然包圍了中國,但世界反法西斯國家又包圍了日本。中日戰爭不會幾天就完結的,國共兩黨現在力量還不大,日本力量比我們大,假使十年前統一戰線不破裂,則今天的情況定不會如此的,這點也規定了中日戰爭的長期性與持久性。國際條件也是如此,世界人民反侵略求解放運動的時間已經接近了。中國不是孤立的,是與世界人民求解放的斗爭相聯結的。世界不可分割,革命不可分割,勝利也是不可分割的,這樣發展下去,中國的勝利是毫無疑義的。斯大林同志說:社會主義建設在一國內可以完成,但世界資本主義存在著,包圍著蘇聯,因此必須要有世界無產階級與殖民地人民斗爭的成功,才能獲得社會主義的最后勝利。

  中國的團結十世界的援助十日本國內的困難=中國的勝利。這個公式是有意義的。自然,自力更生的口號是對的,但中國不能孤立也同樣要注意到。

  同學們畢業后,要更努力地工作。一方面不要偷懶,這個機會主義的傾向是要不得的,我們應該積極工作,艱苦奮斗。另一方面,我們也要反對急性病,那種一天就要勝利的心理也要鏟除。

  對今天的困難,我們要以根本的原則結合實際情況去解決問題。比如西安事變,若不和平解決而引起了內戰,便是給反革命以機會。你們出去工作,就要根據這一個原則去解決問題。再比如出去組織游擊隊,省政府要繳游擊隊的槍械,那末我們的原則是不要打起來,以免給日本以可乘之機。解決得最好的例子,便是八路軍。有人要共產黨退出八路軍,這是絕對主義,是不行的,統一戰線是相對的,共產黨在統一戰線中要保持自己的相對獨立性。

  總之,我們的原則是革命的,但它是具體的,不是抽象的,必須結合著實際情況來解決問題。

  今天的臨別贈言,就是這些。你們在這里主要是學了方向、原則與作風。畢業出去以后,無論在前方后方,內線外線,都要努力去創造無數大大小小的抗日根據地,從建立山西的五臺山,到建立全中國的五臺山,爭取最后的勝利。

  注 釋:

  (1)黃埔,指黃埔陸軍軍官學校,是孫中山一九二四年在中國共產黨和蘇聯的幫助下在廣州黃埔建立的。中國共產黨先后派周恩來、惲代英、蕭楚女、熊雄、聶榮臻等在該校任職,學員中也有很多共產黨員和共青團員。

  (2)盧變,指盧溝橋事變,也稱七七事變。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軍在北平西南的盧溝橋向中國駐軍進攻。在全國人民抗日熱潮的推動和中國共產黨抗日主張的影響下,中國駐軍奮起抵抗。中國人民英勇的八年抗戰,從此開始。

  (3)聶榮臻(一八九九――一九九二),四川江津人。當時任八路軍晉察冀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

  (4)這是毛澤東對延安陜北公學第六、七、八、九、十隊畢業同學的講話。

  (根據《毛澤東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刊印)


Copyright  ?中國人民大學研究生院 2005-2018 京ICP備05066828號-1

top
彩神官网-彩神主页